三界异闻录之九头精怪篇

51mole com www.liminjiaoyu.com.cn 点击订阅 关键词: 龙宫, 作者:秦芦花 2019-03-11 字号:

原文地址:

导读:

 九头精怪 

1

  陈奉之最近常常做起一个梦。

  人流攒动的西海龙宫,虾兵蟹将们的欢声笑语,好奇而窥探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,几乎将他烧出一个个窟窿来。

  他跌跌撞撞地走着,不知道自己在哪,只知道一直向前走,跟着那个把自己从火海中救出来的高大男人。

  其实男人不过是路过那一场山火时顺手救了他。

  甚至回到龙宫、被娇憨的儿女们团团围住后,就忘了他的存在。

  他被挤在人群外,惊惶地注视着四周,甚至无心欣赏龙宫内的华丽陈设。

  直到那个人群中最英武漂亮的少年从挤了出来,蹲下身,温柔地注视他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……陈奉之?!?/p>

  声音细微怯懦,如同奄奄一息的小兽。

  只消轻轻一掐,便会立刻死去了。

  2

  十三年后。

  庄严的大殿上,龟丞相正在一板一眼地宣读着“天命之选”的参赛规则,大殿之下,百十来个少年垂耳倾听着。

  西海龙宫从各地挑选了这上百名天资聪颖的少年,经过三个月的历练后,要从中挑选出唯一的“天命之人”,陪伴唐僧前往西天取经。

  就在宣读即将结束的时候,一名白衣少年悄悄从大门拐角处溜了进来,企图混入人群。

  “三太子,”龟丞相放下诏书,板着脸说,“你迟了时辰了?!?/p>

  白衣少年被抓了个现行,连忙藏起鼓鼓囊囊的袖口,吐了吐舌头道:“都怪鲤嬷嬷在厨房做栗子糕,我没防备就多吃了几块……”

  说完袖口就滚出几块莲花形的淡黄栗子糕来。

  三太子连忙去捡,袖口一松,栗子糕噼里啪啦如下暴雨般悉数滚落。

  四周登时哄堂大笑起来。

  龟丞相无奈地扶了扶额:“择选之日定于三月之后,期间会有每日授课和训练考核,诸位多做准备吧?!?/p>

  3

  散会后,少年们立刻把三太子围了起来。

  “三太子天资聪颖,旁人拍马不及,我们都不过是给您作陪衬罢了?!?/p>

  “三太子还用得着训练?从小读过的书、练过的武,都不知道把我们吊打过几百个来回了!”

  “练武时还请三太子垂怜,对我们下手轻些,”有人可怜兮兮地道,“我原本不敢来的,因为跟西海沾亲,我娘说好不容易能见到三太子,要多跟您学学礼仪修养,我才来的?!?/p>

  三太子啃着栗子糕,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,偶尔漫不经心地“嗯”两声。

  只有两个人没有凑上来。

  一个是西海龙宫二太子,也就是三太子的哥哥。因天分不足,远不及大太子和三太子那样名声在外,平时不过养花弄草、和虾兵蟹将嬉戏罢了。

  二太子看着围着三太子拍马屁的少年们,打了个哈欠,说“无聊,我回去补眠了”,便离开了。

  另一个是一名蓝衣少年,寡言少语,却一直站在人群外围静静听着,没有离开。

  等少年们终于散了,三太子伸了伸懒腰,朝蓝衣少年走过来,佯怒道:

  “陈奉之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整整一个早上都不找我说话?!?/p>

  4

  陈奉之没作声,等人都散干净了,忽然端起官腔来,道:

  “什么千年一遇的练武奇才,不过是仗着父亲的宠爱,才有了这些虚名罢了;

  你们听说没,三太子平日里没事就和婢女们厮混,私生子都有一打了,龙王为了遮丑,把私生子通通扔去了深海喂鱼,就是怕这些事儿传出去;

  听说三太子自幼体虚,人又愚笨,根本没什么慧根,用了魔道秘法,每晚喝千年参妖的血,才能补得如此元气的,可这是造孽的事儿啊;

  天命之选早就内定好是三太子了,可怜我们这些没钱没势的小虾米,还得耗费时间来陪西海龙宫演这一出戏……”

  陈奉之一口气说完,顿了顿,盯着三太子的眼睛道:“刚才狂拍你马屁的那些人,在你来之前,就是这么说你的?!?/p>

  三太子闷笑:“小奉之这是在替我抱不平?”

  陈奉之白他一眼,脸色微微涨红了:“只是提醒你不要轻信他人,不要被糖衣炮弹冲昏了头脑……”

  “只有我家小奉之是真心待我的,我当然知道,”三太子笑眯眯地说,“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呢?”

  三太子是在随口调笑,陈奉之当然知道。

  这世上真心爱三太子的人有很多,西海龙王,龙母,大太子,龟丞相,鲤嬷嬷……当然还有他陈奉之。

  可真心待陈奉之的,只有三太子一个。

  从十三年前,他越过重重人海,蹲下来问他姓名的那一刻起。

  5

  次日,训练课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。

  教习武艺的是鳌龙先生,有上万年的修行,长发白须,不怒自威。

  少年们还都年轻气盛,表面上佯装习武,私下里却散漫,一边练习一边偷偷玩耍逗弄。

  鳌龙先生皱了皱眉,在教习完基本招式后,让少年们两两为一组,进行对战训练。

  陈奉之自然是和三太子一组。

  他自幼跟在三太子身边的,饮食起居也好,读书也好,练武也好,三太子在哪他就在哪。

  虽然……

  “咚!”

  陈奉之第十一次被三太子执长枪掀翻在地的时候,周围响起了小小的喝彩声。

  鳌龙先生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,翻了翻点名簿,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就是三太子?”鳌龙先生看着三太子问道,眼睛并没有看陈奉之。

  陈奉之习惯了这样的待遇,倒不觉得被忽视,只是拍拍土爬了起来,退到三太子身后。

  三太子昂身玉立,完全是自信潇洒的少年郎模样,额角还挂着练武出的汗珠:“是,在下便是三太子敖烈,先生好?!?/p>

  三太子眼睛亮晶晶地仰视着鳌龙先生,显然是在期待这位严苛师长的赞扬。

  然而鳌龙先生沉吟片刻,却问他:“你从小到大,都是在西海龙宫内学习武艺的?”

  三太子一愣:“是?!?/p>

  “其他先生们怎样评价你?”

  “天资聪颖,慧根极佳,稍经点拨便能一日千里?!?/p>

  “除了这位小朋友,”鳌龙先生朝陈奉之昂了昂下巴,“还和其他人对战过吗?”

  “和龙宫内的亲属子弟、兵将守卫经常对战,”三太子突然有些迟疑了,“习武十四年,至今无一败绩?!?/p>

  鳌龙先生了然,轻笑一声:“难怪,难怪?!?/p>

  三太子一头雾水,还没来得及问到底“难怪”什么,鳌龙先生却点了个少年出来,道:“你和三太子打,谁都不许放水,给我狠狠地打?!?/p>

  那便打吧。

  一炷香后,三太子被少年一个扫堂腿压在身下,不敢置信地望着上方战战兢兢的少年。

  “三、三太子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”鳌龙先生厉声道,“南海龙宫沈朝!换你和三太子打?!?/p>

  “……是!”

  “北海龙宫邱上元!”

  “蓬莱许靖!”

  “瀛洲张恒褚!”

  ……

  少年们一个一个地出来,一次一次地把三太子打趴在地。

  三太子浑身伤口地趴在地上,唇角出血,耻辱而茫然,右手紧紧地抓着地下的泥沙。

  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

  见鳌龙先生又要点少年出来,陈奉之扑上去,低吼道:“够了!”

  鳌龙先生垂下手,没有理睬陈奉之,却望向三太子道:

  “你知道你习武十四年,为什么从来没有输过吗?

  亲属子弟、兵将守卫知道你是西海龙王最宠爱的三太子,根本不敢下重手;

  你的老师们乐得你的名声扬出去,好给他们长脸,因此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亏我来之前对你抱着这么大的期待……

  谁能想到呢,西海龙宫三太子竟是个从没听过真话、在蜜罐里泡大的废物?!?/p>

  6

  “三太子?!?/p>

  “别理我?!?/p>

  “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拿点栗子糕……”

  “我说了别理我!”

  三太子吼完才意识到自己对陈奉之迁怒了,一时心下烦乱,又不好意思道歉,于是腾腾腾地回了卧房。

  三太子虽然性格顽皮了些,但是个性正直温良,从来没有对人大吼大叫过。

  陈奉之被吼得有些发愣,想着也许是三太子被先生训得心情不太好,也就释然了。

  三太子说过,他是他最好的朋友。

  那么朋友最重要的,就是陪伴。

  他把桌上的饭菜撤了下去,琢磨着明天早上捉两只蚌珠来给三太子玩,趴在圆桌上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  等第二日醒来,却发现三太子已经不见了踪影,训练场上传来阵阵棍棒敲击声。

  等赶过去,发现三太子在和几个陌生的少年对战。

  三太子牙关紧咬,一次次地被打翻在地,又一次次地站了起来。

  “再来!”

  汗水哗啦啦地流淌,青筋暴露,眼睛里写满了野心和不甘。

  这样的三太子让陈奉之感到陌生。

  他胆怯了,退却了,心下慌乱得要找根稻草来握一握才好。

  刚退后两步,却撞到了人。

  陈奉之转过身去道歉,却发现背后站着的是二太子。

  二太子微微笑道:“你家三太子,最近好像没空理你哦?!?/p>

  7

  陈奉之没理二太子,扭头走了。

  但三太子似乎确实是,越来越忙了。

  自从在训练场上被鳌龙先生狠狠训过之后,三太子就几乎睡在了训练场上,恨不能不吃不喝,每时每刻钻研武艺。

  陈奉之原本就无意参加“天命之人”的选拔,不过是被拉来凑数。

  这下三太子不需要他了,他只好每日和一些同龄少年交谈玩闹,聊以打发时间,眼睛却始终盯着挥汗如雨的三太子。

  “哎我说,那个三太子脾气也太坏了吧,就因为自己被先生训了,就对所有人板着脸,我们欠他的?”

  “不是的,”陈奉之下意识反驳,“三太子从小没受过什么挫折,被打击之后心情不好,也在所难免。其实他对朋友很好的,也只有对亲近的人才会发脾气……”

  “你还维护他呢,”对方嗤笑道,“你把人家当朋友,人家拿你当朋友了么?怕不是当了出气筒还不自知吧……”

  陈奉之明面上是西海龙王的养子,但所有人都觉得他更像三太子的陪读,或者说,奴仆。

  陈奉之想反驳,忽然看见不远处,三太子和一个少年勾肩搭背起来。

  那少年他记得。

  他告诉过三太子,那少年就是造谣“三太子平日里没事就和婢女们厮混,私生子都有一打了,龙王为了遮丑,把私生子通通扔去了深海喂鱼”的那个。

  三太子亲昵地勾着那少年的肩,问道:“你这法术也太厉害了吧?在哪儿学的?”

  阳光刺眼,三太子明朗的笑容更刺眼。

  陈奉之忽然感觉背上冷汗涔涔,想要反驳的话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了。

  8

  深夜。

  陈奉之把被褥枕头往外搬,他刚和鲤嬷嬷打了招呼,收拾了一间东厢房出来。

  三太子正好从外训练回来,看见他往外搬东西,一愣:“你去哪儿?”

  陈奉之的脸埋在柔软的床铺中间:“……换个地方睡?!?/p>

  三太子皱眉:“睡得好好的怎么要换地方?”说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期期艾艾地说,“你还因为上次的事生我的气?我当时正好在气头上,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  陈奉之站在原地,不反驳也不回应。

  三太子见他不说话,也有点儿急了:“就因为这点口角你就要给我甩脸子,还说跟我是朋友呢?!?/p>

  陈奉之摇了摇头,慢慢地说:“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……”

  真不是他故意给三太子脸色看。

 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,经常感觉浑身没力气,像是被厚棉被挂上了身,半夜里时常动弹不得,疲累不堪。

  身体里也像钻进了一个噬咬人血肉的蛊虫,让他时常因为一些小事勃然大怒,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。

  在那条蛊虫钻出来伤人之前,他要赶紧离三太子远一些。

  他快速地往外走,却被三太子一把扯住了袖子:“你怎么回事,我跟你说话,你这不声不响的就要走?”

  陈奉之被忽地扯住袖子,不知怎么回事,心中突然一阵无名火起,“啪”地打掉了三太子的手。

  两人同时愣住了。

  三太子下唇咬得苍白,明显是被激怒了,却忍着没有还手。

  他冲进内室,“砰”地甩上了门。

  9

  和三太子冷战的第七天。

  陈奉之掰着指头数日子,脑袋昏昏沉沉。

  事实证明三太子果然还是天资不凡,经过日夜不停的练习之后,已经能迅速掌握每个对手的弱点,反败为胜。

  鳌龙先生也终于露出了笑容,坦言自己一开始对三太子那么不客气,主要还是想激发出他的潜能,并不是真的认为他天资愚笨。

  一切都皆大欢喜,朝着众人意料之中的情况发展下去。

  只除了……

  陈奉之想自己大概是病了,越病就越是想起从前的事。

  他想起第一次来到龙宫时三太子向他伸出的手,柔软的目光。他问他叫什么名字。他说“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”。

  蛊虫在心内折腾久了,在念想的重压下也变得奄奄一息起来。

  陈奉之挣扎着抬起眼皮,望向不远处嬉闹的少年们。

  似乎是鳌龙先生被龙王请去喝酒了,忘了锁抽屉。少年们没了约束,便哄闹起来,互相怂恿着要去偷看鳌龙先生抽屉里的点名簿。

  别看只是一本薄薄的小簿子,鳌龙先生却严格禁止他们翻看,因为上面记载着每个人的生辰和元身。

  少年们来自五湖四海,有妖有仙有精怪。

  鳌龙先生担心有人因为元身低微而遭到欺凌,也不足为怪。

  点名簿在少年们的抛掷中翻腾了许久,最后不出所料地落入了三太子怀中。

  三太子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点名簿,夸张地翻开了第一页,第二页……

  到第四页的时候,眼睛突然不易察觉地颤动了一下,目光停在页面右上角,随后很快地把簿子合上了。

  陈奉之心中的念想终于压抑不住,他想这或许是个与三太子冰释前嫌的机会,于是从角落里挣扎着站起身,摇摇晃晃地向三太子走去:“三太子……我能看看吗?!?/p>

  他想自己的模样一定很可笑,晕晕沉沉的脸,如同喝醉酒般不受控制的身体,在当场拂了三太子面子之后又舔着脸来求和。

  三太子看见他的模样,愣了一下,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绷紧了脸:“一本小簿子而已,没什么好看的?!?/p>

  旁边有人嬉笑着想去抢点名簿,也被三太子不耐烦地挥开了:“等会儿先生回来看见了……看你们怎么收场!”

  陈奉之没有力气再去想之后的事情了。

  在三太子绷紧脸对他说完话之后,他像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,脑袋一歪,终于昏了过去。

  10

  陈奉之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。

  等醒来时,却感觉身体异常地轻松,再低头一看,发现“自己”正皱着眉头、闭着眼睛躺在床上。

  陈奉之恍然,知道这大概就就是传说中的“魂魄出窍”。

  人病重时,是会有这样的症状的。

  他飘出房间,慢慢听到些熟悉的说话声。

  “……早跟你说不该把他留下的?!笔俏骱A醯纳?。

  “我哪知道他这么麻烦!”

  陈奉之愣住了。

  是……三太子的声音。

  他转了个弯,看见三太子站在门廊下,神情上满是不耐烦:“本来想着这样的元身实在罕见,所以想留在身边,等用到的时候可以炼个魂器什么的……谁想到他底子这么虚!才离了我的龙气没几天,就撑不住了……”

  “那你还许诺什么,永远会陪着他,去取经了也带他一起去……”

  “随口说说罢了,”三太子用从未在他面前展露过的尖刻声线冷笑道,“他自己蠢得相信,我又有什么办法?”

  ……

  陈奉之的魂魄震荡起来。

 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、在干什么,只是拼命地向屋外飘荡。

  他要去找一件东西,一件可以解释这一切的东西。

  他的魂魄荡到了训练场上,训练场的最前方,是鳌龙先生放置东西的书桌。

  书桌第二层的中间抽屉里,放着金色的点名簿。

  魂魄是透明无实体的,但他可以穿越抽屉和书页,直接看到他想看的。

  他潜了进去,看见第四页的右上角,清晰地记录着:

  “姓名:陈奉之

  生辰:不祥

  元身:尸气与怨气所结尸魄,大凶大恶,是魂魄中最低贱、也最危险的一种?!?/p>

  看毕,他的魂魄立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抽了回去,后脑勺猛地撞在床板上。

  当然也就不会知道,西海龙宫二太子一直藏在床柱后,只是轻施几个法术,便移花接木,将三太子说的话彻底改了意思。

  三太子回答龙王的,其实是:“我说会陪伴他,就永远不会食言?!?/p>

  11

  次日凌晨,当龙宫的小丫头端着洗脸盆进来后,却发现陈奉之不见了。

  当日,三太子立刻翻遍了整座龙宫,在一无所获后,准备直接出西海去寻人。

  “你疯了,”龙王骂他,“择选之日就在两月之后,为一个陈奉之,你要抛掉一切的前程?”

  “我答应过他,要永远陪伴他,当他的朋友?!?/p>

  “他只是一个尸魄!”

  “那也是陈奉之,”三太子眼神清明地说,“尸气也好,怨气也罢,他都是陈奉之?!?/p>

  龙王沉默片刻,当机立断用缚金索将三太子捆了起来。

  “我不管你想干什么,”龙王厉声道,“两个月后,你必须夺得天选之人头筹!”

  12

  三太子在煎熬中度过了两个月,每天想方设法逃出龙宫,全都折戟。

  择选之日终于到来,缚金索解开了,三太子被虾兵蟹将押着,灰头土脸地和少年们一起站在择选台下。

  择选台上放着象征着“天选之人”身份的琉璃宝珠,谁能夺得宝珠,便是“天选之人”。

  三太子完全无心参赛,一心琢磨着找空当逃出去。

  因此当海内忽然变得漆黑一片、波涛汹涌的时候,他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等海水重新变得平静下来,择选台上已经赫然站立着一个丑陋不堪的九头妖怪。

  三太子抬眼望去,等看清楚那九个头的模样,忽然失声叫道:“奉之!”

  头裂为九个、身体臃肿庞大地站立着的,正是消失了两个月的陈奉之。

  陈奉之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来,成为天选之人?!?/p>

  为了功力大涨,他堕入魔道,生生将头部撕裂成了九个。

  身上是任何龙气都再也遮掩不住的,浓重的尸气。

  13

  再后来,陈奉之在择选天命之人的当场被三太子——也就是后来的小白龙打败了。

  他迁居山头,逐渐成为威震一方的九头精怪。

  人人都知道他最恨小白龙,恨不得生啖其肉。

  却不知道他们曾经在门廊下分享同一块栗子糕,欢声笑语,言笑晏晏。

  曾经许诺,要永远陪伴对方。

精彩推荐:

游戏下载

img 和大神一起玩

关于“网易大神”

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。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、游戏圈红人、行业大咖,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,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。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、多元互动;以游戏会友,结交更多游戏同好,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。

img 扫一扫下载

客服服务

梦幻工具箱

新服资讯

  • 开服时间:9月12日

    新服名称:忘川秋水

  • 开服时间:9月12日

    新服名称:忘川秋水

活动专题